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统战群工->老龄工作->工作动态
一位老共产党员的忠诚之歌:追忆原中央直属机关工委离休干部乔青同志
来源:紫光阁网     2018年05月10日 

  

  平凡与伟大之间相隔多远?

  有时像在世界的两极,永不会相遇;有时又仿佛在咫尺之间,携手同行。

  2018年3月10日,一位老共产党员安详地走完了他平凡的一生……

  “我生命逝去,后事从简,遗体火化,骨灰撒向大海。我的工资、定期存款,先交党费十万元给中央直属机关工委……”

  这是他病重住院期间,在一张病情记录单上颤颤巍巍写下的遗嘱。

  得知这个遗嘱,所有认识他、熟悉他的人,以及听说了他的经历的人,都觉得,这对于他,只是一生当中所做的又一件很普通的事情,是他对党永远忠诚的又一次体现。

  这位老人就是原中央直属机关党委常委、秘书长乔青。

  有一种信念叫理想——“社会主义得往前走,得一辈一辈接茬儿干”

  

  1919年,乔青出生在山东莱芜一个农民家庭。

  一百多年前的中国,军阀连年混战,贪官污吏横征暴敛,地主恶霸残酷剥削,再加上严重的自然灾害,劳动人民在水深火热之中苦苦煎熬、挣扎……

  1937年,17岁的乔青考入莱芜县师范讲习所,想毕业后当一名教员。他最喜欢听一位姓边的老师讲课,因为“他讲的事情很新”。从《共产党宣言》发表到俄国十月革命胜利,从蒋介石背叛革命到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野心,从新文化运动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土地革命,这些话乔青虽然似懂非懂,但字字句句都敲打着他这颗年轻的心,使他莫名感到热血澎湃。“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这句话像颗种子,在心里慢慢扎下了根。

  一年后,在侵华日军的铁蹄下,莱芜沦陷,学校被迫解散。乔青参加了青年救国会,知道了他一直崇敬的边老师原来是位地下党。在边老师的影响下,乔青逐渐加深了对共产主义,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加入党组织、跟党走,乔青决心要走这条路。

  1938年7月,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党组织在一处隐蔽的河滩中召开支部会议,乔青庄严地举起了右手,握紧拳头,声音低沉但铿锵有力地进行了入党宣誓。随后他义无反顾地参加了八路军,走上了革命之路。

  因为投身革命,乔青的父亲受到牵连,被日伪军残害致死。烽火连天的年代,加入中国共产党,就意味着牺牲,意味着随时准备掉脑袋。然而,哪怕是这样,还是有人义无反顾、前仆后继地加入到党组织当中来,汇集成了越来越壮大的革命队伍,因为中国共产党给无数像乔青一样的人们带来了希望,激发了他们的民族大义。在他们心中,大家比小家重要,国家的光明前途比个人的荣华富贵重要,革命理想比生命更重要。

  “革命就是要掉脑袋的,我和老乔一样,自己的亲人和身边的战友有好多人都牺牲了,尽管有牺牲,但我们都没有动摇过。我们亲身地体会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就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工委离休老干部陈林与乔青经历相仿,忆起当年她无限感慨。

  “实现共产主义社会,劳动人民就可以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过着美满幸福的生活。但这样的社会,不是等着它自己走来,还必须进行艰巨的斗争。共产党代表中国人民的利益,它领导人民最后要在中国实现共产主义。因此,做一个共产党员是光荣的。”斗转星移,今天,当我们再一次翻阅乔青的档案时,看到他在1952年写下的这段话,依然让我们感受到他忠诚于党、忠诚于党的事业的坚定信念。

  “你得入党,社会主义得往前走,得一辈一辈接茬儿干,入了党,你就能明白肩上担的责任。”对于乔青的子女来说,这段话是他们记忆最深的家训,入党、接受党组织考验,这是乔老对子女最基本的要求。

  “像乔青这样的老革命、老共产党员,经过了血与火的考验和洗礼,他们最可贵的就是有一种精神力量,这种精神和信念就如同心中的定海神针,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离休老干部刘文光如是说。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理想信念的极端重要性,指出理想信念是共产党人的精神之‘钙’,坚定理想信念,坚守共产党人精神追求,始终是共产党人安身立命的根本”,中央和国家机关工委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书记孟祥锋这样说道,“乔青同志用一生的奋斗向我们诠释了老一辈共产党人坚定的理想信念,我们要向他学习,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书写新时代共产党人的忠诚之歌。”

  有一种本色叫忠诚——“只要党需要我、工作需要我,我就要做”

  

  乔青一生中,始终说老实话、办老实事、做老实人,党叫干什么就坚决干,党不让干什么就坚决不干,一以贯之保持着共产党人忠诚本色。

  忠诚,没有统一的标准和规范,没有量化指标和硬性要求,看似无形,不易考量。实则,对忠诚的考验却是无时无事不存在,它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

  乔青同志为党兢兢业业工作了50年,经历过十几次工作变动,其中4次跨省调动。他在山东扛过枪、在延安养过马、在五七干校当过炊事员、在高校担任过党委副书记、在中直机关做过组织部长……真正践行了“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信条。每个工作岗位,他都勤勤恳恳、一丝不苟,从不计高论低、不图安逸享受,工作中再苦再累也从不抱怨,自始至终坚守对党的誓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1979年,组织把乔青从江苏调回北京,安排到中央办公厅政治部工作。那时乔青在江苏已先后担任了省直机关行政管理局局长和南京药学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都是领导岗位,回京只是做普通干部,儿子乔新一跟他开玩笑说:“别人当官都越当越大,您这官怎么越做越小了?”乔青严肃地说,“只要党需要我、工作需要我,我就要做。”

  “对党负责,用干部没有一点私心。”回想起到原中直党委的经历,老同事张万祥对乔青很是敬佩。1979年,乔青参与重新组建中直党委,负责干部甄选和考察工作。尽管他与张万祥早已彼此熟悉,但本着对党负责、为党甄选好干部的原则,乔青仍然对张万祥之前几年的工作经历、工作表现、工作成果进行了严格考察,严肃认真地执行了各项考察程序。

  离休后,乔青依然像在职时那样,事事处处维护党的形象。他听不得抹黑党的言论,不管什么场合,不管是谁说的,只要让他碰上了,他都要去管。乔青一生亲历了很多政治上的大事,有时家人好奇向他打听,乔青什么都不透露。“你们也甭打听,我也不会说”,他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永远记着,党是正确的、中央的决定是正确的,作为党员干部就要坚决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有一种境界叫淡泊——“多少同志在枪林弹雨里牺牲了,我幸运地活了下来,已经很满足了”

  

  乔青有个幸福的家庭,子女孝顺、夫妻和睦。前些年,老伴患病长期住院,尽管有子女照顾,年逾九旬的乔青还是坚持每周去医院探望,有时还会在路上买个玩具娃娃去哄她开心。夫妻感情甚笃,一辈子很少因家庭琐事闹别扭,但那一次例外。

  乔青的老伴也是建国前参加工作的离休干部,离休时只是副处级,眼见一些后来的同事升了局级、甚至部级,心里难免觉得不平衡,有一次就絮叨了几句。一向温和的乔青急了眼,“你这个思想有问题!现在已经不错了,还要什么!”

  老伴知道,他一定是又想起那位战友了。

  多少次午夜梦回,在静静的村子里,枪炮声又震耳欲聋地轰响起来了……

  那是1938年的腊月二十七,冰天雪地、寒风刺骨。乔青跟着部队在莱芜西冶河村的玉米地里准备伏击日伪军,结果遭到敌人的反包围。寡不敌众,只得撤退。乔青和一个16岁战友一起,俩人一路边打边撤。敌人的机枪不停地在身后扫射,一颗子弹从乔青的右臀打进、大腿穿出。再一阵机枪声响起,乔青眼睁睁看着身边的战友一头栽到雪地里,再也没能起来。战友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16岁。雪白血红,那一幕,是乔青的心里永远抹不去的痛。

  “我已经很幸运了,革命初期挨了一枪,侥幸活下来,后来又跟着大部队进了机关、当了干部,多少同志在枪林弹雨里牺牲了,没能走到今天,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乔青总是这样说。

  乔青把物质享受看得很淡。他吃的简简单单,穿的朴素整洁,家里用的都是几十年没换过的老式家具。他对自己节俭,但对扶危济困却出手大方:“希望工程”,他多次捐款;汶川地震、玉树地震,他在机关离退休党员干部中捐款最早、捐得最多;家中保姆生活困难,在甘肃老家两个孩子的学费,十几年来他不知道补贴了多少。

  乔青把名利看得很轻。他一心扑在事业上,从未向组织提过关于自己职务晋升的事。在职期间,按规定每年都可享有的置装费,他只在唯一一次出访罗马尼亚时申请过;老干部北戴河休假,他直到93岁才第一次去,“就这一次,以后不来了”;几十年来一直住的是没有电梯的老楼房,几次房改,都没有申请调换,即便是领导提出来,也被他婉言谢绝。

  乔青唯独把党和组织的事看得很重,生怕给组织添麻烦。

  每逢元旦春节等传统节日和老同志生日,单位领导就会带队到家中看望慰问。乔青总觉得自己为党做事不多,但党组织这么关心自己,实在过意不去。“我活得太久了,不知道怎么活这么长,给组织添麻烦了。”每每想起乔青的这些话,机关办公室的同志都会为之动容。

  今年春节前夕,单位组织部的同志去医院看望乔青,只见他身上插满各种管子,心电监护仪上起伏的曲线和跳动的数字看得让人揪心,“您老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乔青同志还是那句重复了无数遍的话,“谢谢组织!谢谢啦!我什么要求也没有”。

  有一种力量叫榜样——“我这辈子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活动,风风雨雨几十年,都和党的命运连在一起”

  

  一个共产党员的使命,不是在离开岗位的那一天就宣告结束,而是要到生命停止的那一刻才算完结。

  “我一辈子也没攒下多少钱,你们也别打算分到多少钱。”乔青在弥留之际对病床边的家人说,“我要交10万元党费,这是原则,是党员就得交党费。”

  乔青的子女不约而同地联想到,以前总劝老爷子有钱就花,别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时,父亲总说那四个字:“钱我有用”。其实,乔青早已经盘算好了。

  在病床上,只要有点精神,他仍旧要看新闻联播,这是他坚持了几十年的习惯——每天收看新闻联播,自费订阅了《人民日报》《求是》杂志以及多种党刊和党史书籍,每天至少坚持阅读1小时,雷打不动。

  乔青生命的最后几天,正逢全国两会期间。他的子女向我们述说:“看着电视里播放的两会新闻,他的精气神一下子好了不少。‘习近平总书记这一代领导集体好啊,有才智、有视野,对国家有责任,在他们的带领下,未来的中国大有希望’,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忽然大了许多,眼睛里也泛着少有的光彩。”

  遗憾的是,没赶上他最想看的习近平再次当选国家主席那一刻,乔青就走了。

  跟党八十年,信党一辈子。

  乔青曾经多次这样饱含深情地说:“我这辈子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活动,但也没有做对不起党的事情,风风雨雨几十年,都和党的命运连在一起,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这一生,为党、为革命工作是我的意愿。”

  滴水现光辉,平凡育忠诚。乔青以他永远跟党走,对党无限忠诚的精神力量深深感动着我们,为中央和国家机关广大党员做出了榜样。

  “乔老的一生,像一本厚重的大书、像一块质朴的白玉”,曾经采访过乔青同志的一位青年干部感慨地表示,“他带给我们的不仅是感动,还有对党的忠诚,对使命的执着,对初心的坚守,以及对生命意义的深刻理解。”

  “乔青的一生平凡而伟大,99年的人生道路、80年的革命生涯,他用一生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坚定的理想,什么是绝对的忠诚,什么是纯洁的党性”,平时跟乔青同志接触最多的机关老干部处的同志动情地说,“在乔青的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优良传统和作风,读到的是一位老共产党员的忠诚之歌、信仰之歌。”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乔青同志永远地走了,但他留给我们的是永不褪色的革命精神、永不变异的红色基因,这,正是我们接续奋斗的精神力量。

  

·相关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