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党建论坛
常修泽回忆一九八四年“莫干山会议”(四)
常修泽:莫干山会议的效应和影响
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     2012年10月09日 

编者按:日前,有关媒体连载了经济学者常修泽教授的《论“莫干山会议”精神》以及《向八十年代和莫干山精神致敬》,引起广泛关注,《人民网》、《光明网》《中国改革论坛网》等媒体全文转载,读者对常文提出的“莫干山会议精神”这一命题及其四点精神特征界定,表示赞赏;同时希望进一步了解“莫干山会议”的来龙去脉、会议讨论的主要问题及其影响。征得《新中国经济学史纲(1949——2011)》主持人张卓元先生以及常修泽教授同意,我们将常修泽教授2010年撰写的《1984年“莫干山会议”》原文转载。
   常修泽教授在书中特意注明:“本章撰稿人作为这次会议的参加者,虽然亲历了这一历史事件,但是由于莫干山会议是分组讨论的,笔者只在其中一组讨论。尽管会议过程中代表之间有诸多沟通和交流,但对其他组的讨论情况掌握并不全面。”他希望以此文作为基础征求意见,拟适当时机作进一步修订和补充。

相关链接:

常修泽:论“莫干山会议”精神

常修泽:向八十年代和莫干山精神致敬

常修泽: 包容性体制创新论——关于中国改革、两岸整合和新普世文明的理论探讨

 

1984年9月3日至10日在浙江省德清县莫干山召开的“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学术讨论会”(史称“莫干山会议”),不仅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次,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全国性的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学术讨论会。在中共十二届三中全会召开之前中国改革所处的关键时期,由中青年经济学者自己发起、组织召开的这次学术讨论会,标志着中国中青年经济学者作为一个有时代责任感的群体历史性的崛起。这次会议不仅为此后的改革开放提供了某些重要的思路,也为新中国经济学理论的发展起到了一定推动作用。在纪念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和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的时候,“莫干山会议”一再被提起,并被称作“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三十件大事之一”。这里根据自己的历史资料和其他与会者的回忆并参考相关文献,作一阐述。

从中国改革史的角度研究,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由中青年经济学者主办的会议,有可能被载入史册的,两个比较突出:一是1984年9月的这次莫干山会议;二是1989年3月底到4月初在北京京丰宾馆召开的“改革十年:中青年理论与实践研讨会”(简称“京丰会”)。而莫干山会议作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次全国性的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学术讨论会,其效应和影响是深远的,多方面的。从会前以文选人、天下招贤;会上自由讨论、执着创新;到会后献计献策、变革求进:受世人之瞩目,跨世纪而弥鲜。关于本次会议的历史价值,有待于未来的历史学家去进一步研究和评估。仅就当时的效应和影响来说,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直接为中央改革决策提供思路和方略

莫干山会议结束后,根据会议讨论的情况,徐景安、朱嘉明、王岐山、黄江南、周其仁等负责起草拟向高层汇报的专题报告,杜厦、蔡重直、田源、蒋跃、刘瑜等多位青年学者参与了执笔(或提纲写作)。经过几天紧张的分析和整理,于9月15日完成八份专题报告:《价格改革的两种思路》(后有两个附件);《与价格改革相关的若干问题》;《关于沿海开放城市的建议》《实行自负盈亏应从小企业和集体企业起步》;《金融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发展和管理股份经济的几个问题》;《改革粮食购销体制和农村产业结构》《关于中国现阶段政府的经济职能》。

八份专题报告完成后,遂派代表向主管国家计委和国家体改委的国务委员张劲夫做了汇报。张劲夫听后,问了一些情况,于9月20日首先批示:“中青年经济工作者讨论会上提出的‘价格改革的两种思路’,极有参考价值。”继之,10月10日当时的国务院总理赵紫阳批示:“‘价格改革的两种思路’很开脑筋。总题目是如何使放调结合,灵活运用;因势利导,既避免了大的震动,又可解决问题。广东的从改物价管理体制入手、江苏乡镇企业走过的路、协作煤价的下浮,以及粮棉油大量搞超购价的结果带来了比例价,都实质上是放调结合的成功事例。”

除领导批示外,会议提出的若干理论观点和对策思路,比如 “企业是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商品生产者和经营者”,以及“进一步开放沿海港口城市”的构想等,也被吸收到此后不久(1984年10月)召开的中共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中。可以说,莫干山会议从一个方面为中央决策提供了有力的智力支撑。

当然,在看到“价格双轨制”改革思路积极效应的同时,也应看到其历史局限性和给改革带来的负面效应,特别是从双轨价格中套利所产生的寻租行为,导致社会腐败问题的孳生,从而带来新的社会矛盾,对此要有客观的评价。

 

更多内容>>>欢迎进入【理论频道】

 

 

 

二、推动中国经济改革理论研究的深化

莫干山会议除了为中央献计献策以外,还推动了中国经济改革理论的深入探讨。

就在会议开过不久,即9月25、9月28、9月29日,《经济日报》接连开辟三个专版,以《探讨经济改革中的理论问题——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学术讨论会论文摘登》刊登会议9篇理论成果。9月25日,选登了2篇,分别是:郭振英的《自负盈亏与企业扩权》,吴克的《计划管理中综合运用各种经济杠杆》;9月28日,选登了4篇,分别是:常修泽的《从蛇口工业区的开发得到的启示》,郭凡生的《谈谈技术的梯度推移规律》,夏禹龙、谭大骏、陈平、蔡乃中的《沿海开放地带的战略地位》,陆丁、张一宁的《引进外资引力何在》;9月29日,选登了3篇,分别是:周小川、楼继伟、李剑阁的《价格改革无需增加财政负担》,张维迎的《价格体制改革是改革的中心环节》,田源、陈德尊的《关于价格改革思路的思路》。其他报刊也有论作发表。

上述刊发的会议成果,涉及改革发展的重要理论问题。发表之后引发了对其他一些重要问题,如宏观经济调节与控制、财政金融体制改革、产业结构调整以及所有制关系改革基本理论问题的研究,在研究中开始注意引进西方经济学的有益成分,中西结合,洋为中用。不少青年经济学者积极发表文章阐释其观点,形成了80年代中后期中青年经济学者从事深度学术研究的高潮,并对90年代乃至21世纪前期的经济学研究产生影响。

三、促进中青年经济学者队伍的成长

从历史长河来分析,在80年代前半期,青年一代的崛起是必然的,莫干山会议则对当时青年一代的崛起起了相当大的助推作用。

首先,把一批中青年推上历史舞台。此次会议涌现出一批人才。中央领导不仅重视会议的成果,也开始重视这批中青年。赵紫阳、张劲夫等找中青年座谈。会后,一批中青年进入政府部门(比如田源被任命为国家体改委委员)。体改委还专门成立了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吸纳莫干山会议人员参加。这些中青年进入政府部门和相关机构后,注入了新鲜血液(当然,同时也面临着如何应对“官僚体制同化”的考验)。除中央外,地方政府也注重发挥青年学者的作用。北京、天津等中央直辖市和有关省份纷纷成立(中)青年经济学会。

其次,直接催生《中青年经济论坛》创刊。根据莫干山会上商量的意向,会后不久,由中青年自己创办的刊物——《中青年经济论坛》于1985年4月在天津创刊。它的横空出世,标志着中国中青年经济学者有了自己的学术阵地。这家事实上民间的学术刊物,以京津沪为核心,聚集了全国各地有影响和活动力的中青年经济学者。第一届编委会由35位中青年学者组成。《中青年经济论坛》成为当时颇有影响的经济理论刊物之一。

第三,促进新人才进一步涌现。莫干山会议所展现的中青年漂亮登场的情形,唤起了更多中青年学者的热情。半年后,第二届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学术讨论会在天津举行。会议从2615篇论文中,选出125位作者。马飚、卢中原、马建堂、冯仑、刘伟、朱民、洪银兴等就是在这次会上脱颖而出的。

 

 

四、形成一股新的会风并影响后世

莫干山会议的会风和文风是比较独特的,这群年轻的经济科学工作者携带一股清新的空气,向长期以来国内盛行的沉闷、僵化的会风和党八股的文风提出挑战。其中突出的有两点:

一是“以文选人”。这是会风最闪光之处。选文章的过程中,几个“不讲”,对各行各业、各个层面的中青年带来不小吸引力。“第二届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学术讨论会”的125位代表,就是依据“以文选人”原则筛选出来、并在《经济日报》上昭示天下的。

二是自由讨论。莫干山会议除了“以文选人”以外,还特别鼓励学术争鸣,注重维护学术民主和学术自由。王岐山说,保持学术研究的独立性很重要,“怀才不遇可怕,身不由己更可怕”。会议倡导批评,追求真理,注意“头脑风暴”的作用。由于争论非常激烈,会议还发明“挂牌辩论”的方式。这一方式延续下来,1989年3月底到4月初在北京京丰宾馆召开的“改革十年:中青年理论与实践研讨会”期间,就采取了“挂牌辩论”的方式。这种自由讨论、追求真理的会风对日后的学术研究产生重大影响。

当然,在阐述莫干山会议历史作用的同时,也应该进行冷静的思考。当时有学者曾指出,“在这一代经济科学工作者中,应当产生经济学大师。”26年(此书稿写于2010年——本报注)过去,到目前为止,经济学大师还没有产生的迹象,或许时间依然短暂,或许条件还不成熟,但这也恰好说明,中国经济学未来的发展路程还很漫长,还很艰难,有待于全体经济学人,特别是中青年学者矢志不渝的探索和努力。

本文写作参考文献: 

1、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学术讨论会会议部分原始资料(常修泽保存和收集)

2、《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学术报告》(八个报告)载经济日报编辑部《经济文稿》第一期(机密)1984年10月18日;《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学术讨论会报告汇编》(七个报告),载《经济研究参考资料》,经济科学出版社,1985年第52期(4月3日)。

3、《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学术讨论会论文摘登》(九篇论文),载《经济日报》1984年9月25、28、29日

4、朱嘉明、金岩石、常修泽主编:《当代中国:发展、改革、开放——中青年经济论坛论文集》,香港文化教育出版社,1987年版。

5、柳红:《八O年代:中国经济学人的光荣与梦想》,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10月版。

6、李连第主编:《中国经济学希望之光》,经济日报出版社,1991年版。

7、徐景安:《我所亲历的改革决策过程》,载中国善网http://www.chinashanwang.com.

8、Wang Xiaolu(王小鲁):“Book Review ‘Professionalizing Research in Post-Mao China: The System Reform Institute and Policy Making’”(《书评——<毛以后中国的专业化研究:体改所与政策制定>》,发表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中国期刊》(China Journal)总第52期,2004年7月号)。

9、张军:《莫干山上的价格论战》,《经济观察报》2007年10月14日。

10、《黄江南:历史成就未来》,载喻建欢、汤铎铎:《三十年三十人之指点江山》,中信出版社,2008年12月版。

11、常修泽:《与青年朋友谈治学之道》(关于莫干山会议部分),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研究所《经济决策参考》(增刊2),2010年9月10日。

 (文章作者:常修泽,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文章来源:《新中国经济学史纲》第十四章,张卓元等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8;)

 

 

·相关导读